无关岁月的飞逝只是烙印在了心底的匣子里

上传时间:2017-09-06 14:14

 
  又到母亲节!
  
  初夏的雨婆娑而下,思念的雨雾缓缓蔓延。岁月的溪流奔向远方,载着城市的碎光,裹着城市的闪念,怀着城市的余温……
  
  在水的天地里注定是要饮水思源的,一方水土造就一方人。土地是母亲,母亲亦是土地。
  
  我常常思量:“孝”字的那一撇肯定是与母亲有关的。这一撇注定了一桩渊源,注定了一份亲情——血浓于水!我们是一个个的风筝,在外面的春天里翱翔,为着自己的梦想,为着自己的下一代。虽然有时候我们也想挣脱那线的束缚,最终我们又宁愿依赖那线所维系的安宁感……
  
  母亲心地善良、宽厚,她可以叮嘱幼小的孩子给门口的乞丐捎去本已拮据的口粮;母亲没有文化,她只知护犊情深,有时候经常与父亲吵闹升级;母亲勤俭持家,家园内几乎没有被浪费的垃圾;母亲心灵手巧,农村通行的手工活计,她基本上是手到擒来……
  
  六个孩子的家庭就这样一路走来!最小的我如今即将步入中年,而母亲却已经耄耋老迈。时间去了哪儿?呵护情深,大爱无疆……
  
  母亲在,家就在。
  
  幼年时,哥姐们随父亲在乡里上学,我就伴在母亲身边。有时候惊恐于无端的夏雷,便寸步不离的紧随打扫庭院的母亲;常常的,油灯下她的忙碌中我昏昏睡去。田地里,我编着只有我们几个人才能懂得的儿歌,博来路人的释然一笑;有时候也模仿小鸡走路的样子,母亲笑的前仰后合……
  
  在村里就读后,每一次回到家第一件事就是找母亲寻吃要喝,然后出去玩耍。月光下,星野里,常常响起母亲的呼唤……当然的,由于害怕体罚,人争一口气的我在油灯下苦苦支撑完成自己的家庭作业就是家常便饭了,常常的我是拒绝了父母的催眠……
  
  秋收后,母亲挑花生米时,我就趴在她膝盖上捡挑剩的那些干瘪的吃,长此以往竟然成了我的嗜好。上初中后,由于是寄宿,每到周末回家后第一件事情就是向母亲索要,每次母亲都能拿出一小袋。以至于有时候就着馒头就成了一顿美食,也有时候再吃饺子竟然撑得肚子疼,呵呵……
  
  工作后,我从未央求过什么,但在多年后的今天,依然能吃到这些瘪瘦的花生米,这仿佛就是母亲和我之间的约定!每当吃在心里,想起了枯萎的母亲,想起了孟郊的那句诗“临行密密缝,意恐迟迟归”,千叮万嘱,千挑万拣,千思百望……
  
  母亲在,家就在。
  
  父爱似山,母爱如水。父爱造就了我们的脊梁,母爱则塑造了我们的肌肤。父爱是方,母爱是圆;父爱是刚,母爱是柔;他们给了我们内方外圆和刚柔并济。父爱教会我们做人,母爱则让我们学会爱人。母爱就是维系家庭的纽带,就像我们出生之前的脐带,引导我们到这个世界,护佑我们在这个世界里游刃。
  
  生命来源于母体,所以大多数的母亲都是无私的,常常是无求于子女的,因为那种生命的关联感是每一个母亲都能体会的。而年轻的我们常常由于自己的疲累而忽略了这点。或许我们只能在静夜里偶尔想起家中的老母亲,然后默默的祈祷片刻……
  
  母爱也成就我们的一部分任性,让我们带着感性儿女情长。父爱则传承给我们理性,走过那些刚硬的原则高山。更感念母亲,或许是由于自然界中对生命之源的反哺之恩,不仅如此,还关乎人性中的“义”字!关乎人之初的护犊情深!
  
  如今做了父母,就会知道自己也在重复父母的轨迹了。这是亲情的延续,是对索取的吐哺。生命与期冀在延续,共同的血液依然在彼此感应。我想起了不久前看到的绿叶,的确,我们就是父母的果实,我们就点缀在他们的视野里……
  
  如今我们也是绿叶了,看着自己的骄傲在逐渐成长,将大半生的精力倾注于此,一点点演绎着“时间去了哪儿”的故事!母亲会纵容我们的疏忽,会在思念中期盼我们的幸福,也会偶尔奢望我们的回家看看……
  
  母亲在,我们就不是孤儿。
  
  或许那种牵手的感觉就像今天我牵着儿子的手。所以,惟愿高堂身体矍铄,安知乐年!
  
  母亲节里,母亲大人,请受孩儿一拜!
  
  这一拜,尽在不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