度娘活在那些典型的影子里是生命的本意

上传时间:2017-09-06 14:22

 钓鱼岛的冲突里,群情激奋之际,总有败笔牵附其表。打﹑砸﹑烧,就差抢了。这种文革时代的劣习,在时隔三十多年之后的今天仍尾大不掉。
  
  无论是上层的默许,还是民众的支持,我们不该如此极端。爱国,无罪;但,秉着爱国的名义,不能泛滥自己的私愤。爱,不是伤害,爱的外衣不应有刺。假如爱的另一面是恨,则不要亵渎爱的庄严。再说,近在咫尺的是同胞,联袂之义还在;敌人尚在远方,来日我们还要做兄弟,敌忾同仇。
  
  教育发展到今天,,冲动本不该出现在这个时代,极端的民粹更是一把双刃剑,杀气太重也会创伤了自己。
  
  上世纪末台湾的柏杨先生写了一本书《丑陋的中国人》,可惜无缘拜读。不过,我宁愿从积极的角度去认可,因为——真正的人,得有勇气和智慧去正视自己,大到群体﹑民族乃至国家,也是如此。箴言告诉我们:真正的朋友是当面指出你的不足的,小人则是背后播弄是非。
  
  1.一种群体现象。
  
  国人有从众心理,谁都不会诧异。
  
  从陈胜吴广一呼百应,到上个世纪的运动大潮,有被压迫的无奈本能反应,也有不明就里的被动盲从,当然里面也有自古就有的投机因子。从古代的“法不责众”,到今天的那些冷漠观望甚至爱凑热闹,丧失的是做人应有的感性和理性,这也正是道德和法度的盲区。
  
  不错,“大一统”延续了2000多年,于这方水土来说,我们早已习惯了这样的集体氛围和力量。和“乡土中国”紧密相连的是从上到下的宗族理念,漫长的历史长河就是流淌在这种血缘系统的河床上。因此,我们的言行思想很容易彼此感染。无论是哄抢事件,还是麻木不仁,不过是它的两个极端的消极面——要上都上,要不管都不管。
  
  许多年前的一句话很刺痛人——“五花八门的中餐造就了千篇一律的中国人,而千篇一律的西餐却造就了五花八门的西方人”。无论心情如何,此语可谓是哲言。西餐的千篇一律,便于连锁经营;中餐的五花八门,却是各自为战。再纵观各个领域的创新和探险精神——这两条新时代必需的品质,我们是落后于西方很多了。
  
  西餐可以制定一套标准体系,中餐则显得星散凌乱了。所以,这又会引申出另一个话题——规则,后面再说。
  
  还是回到历史中去吧。自圣人的家国思想被教条化甚至末端化之后,个人的思想言行都要服从于所处的群体。自此,这块土地上就有了“三教九流”之说,就有了结党之嗜好。纯粹的自由人,只能世外桃源见了,或在金庸先生等人的武侠小说里见了。游离于群体之外,是不会善终的。
  
  中国的百姓是最温驯的,束缚在这块土地上封闭循环了几千年,延续了一代又一代。到了动辄都受刑(比如秦末),到了逃难﹑卖子(这个普遍),甚至吃观音土(比如明末),无不是实在忍不下了才造反,民族的韧性很强,但同时也是太软了。没有尊严,甚至是基本的温饱都不能保障,更别谈权利了。但,就这样的良民,还是屡屡被污蔑为“刁民”,甚至今天还有这种声音。素不知,刁民相对的概念就是酷吏。所以,才有“乱离人不及太平犬”的慨叹,才有“天下兴,百姓苦;天下亡,百姓苦”的千年控诉……
  
  为此,百姓常寄希望于圣君的开明之治,从未谋求过如何团结改善。毕竟是土地束缚他们的一切﹕眼光,意志,思想……纵观历史,太平的岁月太短了。同样的,牛马不如地活在这个世上,不到刻骨的份上绝不会革命。
  
  自汉代起,君王们就专门为自己的王朝量身打造了一套限制百姓迁徙自由的制度。因此重农耕,轻工商就不在话下了。这样,才能让信息相对的闭塞,才有利于自己的统治。直到现在,还有这点阴影。
  
  信息的闭塞,影响的不只是经济,更多的是精神面貌。之所以没有主见而从众,之所以要媚于时俗而违心,不过就是这几千年的积累﹑沉淀。
  
  近代的中国,随着国力的弱化和西方列强的突起,作为大多侨乡的南方,人们的精神观念受到了很大的冲击,再加上漫长的历史演变过程中,中国的文化繁荣的重心因为北方连绵不断的灾荒和战乱而逐渐转移到了南方,所以,一百多年的革命意识也基本上是从南方开始蔓延开来的。就是今天的这个需要作出历史性扬弃的改革时代,南方的经济意识也要比北方更强烈一些。北方,由于圣人之训的氛围要浓厚一点的缘故,思想上因循守旧的痕迹依然还在。
  
  所以,如果经济意识差的北方人喜欢从众的话,经济意识强的南方人则更喜欢冷漠。
  
  2.杂糅的思想,凌乱的精神。
  
  从远古时代开始,祖先都在不断的认识这个世界,留下来宝贵的财富。神农尝百草,黄帝创中医;伏羲研八卦,文王析爻辞……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百家争鸣,演绎了历史最激烈的思想碰撞,那火花虽然短暂,却影响了其后的一代又一代。儒释道,是主要的,还有墨家﹑法家﹑兵家﹑捭阖……
  
  从汉朝起,独尊儒术,从此思想进入了垄断专制时期。这是行在明处的,可那些行在暗处的呢?读过《厚黑学》的人一定清楚,这就是一个极致,而且其信众大多是上层人物。那些机诈的理念,培育了太多人性的丑陋。为了目的而不择手段,是其宗旨。
  
  魏晋以后,佛教也传入中国。清朝,又有了基督教。(这里仅就作为主体民族的汉族而言)
  
  中国从来没有统一的信仰,文明的强大生命力足以使各种思想在这块土地上共处,各行其道。儒家,不是宗教,它只是思想,却由于统治者的私心己欲而随着漫长的岁月逐渐被妖魔化,脱离了本质。它在道德戒惧方面是不可与宗教同日而语的,它的理念实施也是借助于法律和权力等强制力的,而非人们的内心的自觉。
  
  道家的逃避,法家的冷酷,儒家的虚伪,佛教的隐忍,捭阖家和兵家的诡诈……这些阴暗面也就不可避免而又随时随地的交叉感染着不同时代的人和每人不同的时期。
  
  尤其是“中庸”,不偏不倚的,也是模棱两可的,看不到鲜明与真实也是必然的。这就是人活着的成本。外在的言行可以中庸,但思想若中庸了,还有什么进步可言?一句“弹打出头鸟”﹑“木秀于林风必摧之……”寒了多少进取的心?审时度势是必要的,可有几人能做圣人而杜绝了极端化的发展态势?事实证明,我们学会了夹起尾巴做人……
  
  因为中庸,我们不去创新,等别人有了好的就引进消化;我们不在争鸣的碰撞中激发灵感,谈何创造?所以,“外来的和尚好念经”这句话就是崇洋媚外的雏形。崇洋媚外注定会滋长对同胞的轻视,所以富人不帮穷人傲慢穷人欺凌穷人也就不稀奇了。
  
  从前还看过一段有趣的话﹕“我们的祖先实在是太有智慧了,从前的书是竖版的,读起来仿佛是在不断点头;而现在的书是横版的,读起来仿佛是在不断摇头。”一语成谶!
  
  我们的骄傲是祖先留下来的古文明,漫长历史上“祖宗之法不可变”,中医武术还在佑护着我们的身体……
  
  何时,何时我们可以摘下这不属于我们自己的光环,拿出自己的东西让祖宗也骄傲一次?
  
  3.一种规矩。
  
  潜规则,都不陌生。
  
  这可能要涉及关于原则和灵活的辩证。祖先留下来很多灵活方面的技巧秘诀,也有很多做人原则的经典篇章和事例。
  
  整个中国历史,都少不了两个角色:忠﹑奸。
  
  前者只忙于做事,后者却也精通潜规则。潜规则从本性上来说是属于阴暗的,由于其痕迹的隐蔽而难以被追究或责难,但却往往能为利益追求者带来奇效,所以从古到今深为不少人所膜拜。同样的,因为见不得光,所以它也是没有丝毫公平可言的。
  
  圣人只说“己所不欲勿施于人”,但黑衣客们却进一步发展成了“欲取必先给之”,所以如何“投其所好”是他们的哲学,说到底就是利用了人作为感情动物的那个“七寸”。
  
  不知一句“明枪易躲暗箭难防”上演了多少悲剧,造成了多少难以估计的剥夺﹑损失和浪费。
  
  因为贪求捷径,所以不惜牺牲他人。
  
  所以,中国的重量级的经济人物很少有盖茨,乔布斯之类的奇迹。中国的创业板块和美国的不是一个档次。姑且不说其他外部环境,就光说这“暗箭”吧。记得一部战争片的主人公曾沉痛地说过这么一句话——“我们不光是和敌人在战斗,我们还在和那些看不见的自己人在战斗”……
  
  潜规则的参与者都是臭味相投的,他们可以共享攫取来的那部分超值利益,可是阳光下他们又俨然一副道貌岸然的样子。
  
  所以,等他们厌倦了这块土地的这个规则后,他们就选择了移民。
  
  潜规则的存在是对主流原则的公然藐视,也是一部人为寻求各种特权而转租﹑套现自己手中所掌握的资源(包括人脉)的过程。所以,对整体社会而言,这是最大的污染和浪费。
  
  中国还有常言: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识时务者为俊杰……
  
  所以,自古到今,投机者络绎不绝。
  
  3.国人的吃。
  
  杜甫的一句名诗“朱门酒肉臭,路有冻死骨”深刻揭露了这块土地上曾经的人性灭绝的对比。
  
  吃在历史上是个沉重的话题。
  
  前人留下了很多好的东西,比如养生的。
  
  中国的吃文化随着文明的一脉传承而逐渐多样化起来,世界上没有那个国家能和我们比较这一块。
  
  有人曾总结了两个最会做生意的两个民族的特点:犹太人会赚女人的钱,华人则是靠吃来赚钱的。所以会发现,中国人到了国外,起初大多是做饭馆的。
  
  但若要放到世界的范围内看今天中国人的吃相,我实在是不敢恭维了。
  
  据说候鸟大的迁徙路径世界有四条,在中国就有三条。按理说这是上苍对这块土地的厚爱,是给“地大物博”的正面加分。
  
  前不久发生了一幕惨烈的景象——在南方几个省份大肆公开捕杀候鸟。真令人羡慕啊,看人类的智慧和创造吧,那些器具对于鸟类来说就和核武对于人类是一样的。不过不同的是,鸟类没有什么反转余地。究竟是哪些人在馋涎欲滴?怎么不敢吃果子狸了?你的口福那么重要吗?
  
  因为寻求古代帝王的口福,所以很多动物成了山珍海味,有的被打上了营养菜单的烙印。人性的张扬造就了人性的灭失。他们寻的是特权,如果公众吃得起那就不叫山珍海味了。严格来说,他们已经没有人性了。对自然的扼杀,对弱势同胞的冷漠,对私欲的过度膨胀……
  
  前几年,在环保人士的倡议下,美国加州禁止食用鲨鱼翅,可是有华人不乐意了,出来反对了。
  
  什么时候,我们的嘴巴能留住吃德?
  
  这绝不仅仅是佛家的慈悯。自然自有一套链条,有它自己的机制,我们人为地破坏它,无非是破坏人类的家园。当禽畜成群的莫名死亡之际,末日的钟声还没惊醒你们吗?是的,鸟类不是人。但只要是是人的都知道,人类无权肆意扼杀动物。长远的看,是为后代留下一个可以共处的自然,是不要让那些人畜不共生的细菌出来祸乱。不要以为人类是无所不能的,抛却那些所谓的人类智慧,从身体上来说,人类的基本感官功能和对微生物世界的容忍能力还不如它们呢!都知道地震的时候某些动物会有异常反应,等地球只剩下人类的时候,我们的科技能帮助我们多少呢?当科学家在寻求这些地球的基因密码时,我们却让他们逐渐消失!
  
  若说那些镜头上的冷酷的青年人在虐杀小动物,这个大人物的公众行为盖如何论断呢?
  
  所以有人站出来愤怒了,拿这件事和前不久的抗日情绪一起说了:一个不具备最起码的同情心的人能真正抗日?
  
  更不用说那些所谓的饭局上的规则了……
  
  除了吃,我们还精于什么?技术,拿不出国门,每年还要花费巨资买人家的专利。就是跨国收购,也不过仅仅是有点钱罢了,图的还是技术,并不只是为了当地的市场。所以华为﹑中兴们愤怒﹑不甘﹑忍辱……
  
  甚至就连国人吃的安全都不能保障!当我们的眼睛充斥了太多的食品危机,当我们麻木了自己的吃的幸福感,我们还能留得住几许的健康?这难道又仅仅是我们的技术不先进﹑机制不健全?
  
  尊重﹑珍惜生命吧!没有了他们,人类不但孤独,而且会更加弱智的……
  
  4 国人的消遣。
  
  曾经流行过几个名词:举国搓麻将,全民斗地主……
  
  也复活了不少斗的娱乐项目:斗鸡,斗牛,斗羊,斗蟋蟀……
  
  有人说麻将是勾心斗角的游戏,在国外很不受欢迎,这倒是不错的。
  
  西班牙盛行斗牛,但那是人和牛在斗,练就的是人的灵活,提高的是有头脑的人。试想会人人都愿意和牛搏斗吗?况且牛还是对人类很温驯的动物。
  
  斗的时候围观热闹的不少,这不更像那些场面上的麻木的旁观者吗?就是那些可怜的动物,不也更像国难时的内斗吗?
  
  除了观望和勾心斗角,我们还会什么?没有了推及于人,没有了温暖的关爱,心际的藩篱在悄然蔓延……就这样整合在一起?
  
  所以我们就傻傻地观望着,足球踢得特蹩脚……
  
  所以,“一个中国人是龙,一群中国人是虫”这句话却需要我们一代代地去挑战!难道不到大的灾难刺激我们就不会心迹相通吗?却要以众多的生命为代价去唤醒麻木的灵魂,我们和历史上那些人有什么不同?
  
  不要忘记,我们曾来过,我们也曾关爱过!
  
  更不要说那些劣迹斑斑的旅游现象了……
  
  日本人是信奉实力和荣耀的,难道我们不是吗?然而更为悲催的是,我们却没有了秩序!我们只知道抢在前头,只知道想留下自己的足迹,只知道效率……
  
  我不明白,这样我们能真正收获到快乐了吗?什么时候我们能拿自己的资本去骄傲,去营利?
  
  不要折煞那些动物和景观了!
  
  5.死要面子活受罪。
  
  大到国家,小到个人,古今中外,这事例还真不少。
  
  不知从何时起,我们的先人钟情于好大喜功,或许是崇拜实力或强大吧,即使是打脸充胖子也乐此不疲。多少酸腐,多少愚昧,多少可怜又可悲……
  
  “人活一张脸,树活一张皮”,似乎是礼仪之邦最自然而然的结果。从前的天朝认为周边的都是蛮夷,没有什么值得骄傲的文化。所以,自己要与之不同,无论如何不能“灭了自己的威风”。也如今天的酒场的那些习气有点类似,色厉内荏的,不过是彰显了自己的负气与自卑。
  
  多年前看过一篇报道。说的是某市招商引资,与美国的一位女市长的电话记录。中方邀请,美方说要进行可行性预估;问及何时启程,美方说还要进行游说征询赞助;中方一拍胸脯,你们尽管来吧,一切我们包了……
  
  不知此君是慷谁之慨?博谁之利?既然如此富余,何必再招商引资?
  
  最看不得此种“宁与洋人,不赐家奴”的嘴脸!
  
  那些古代迂腐将军兵败事例,大明倾国力宣示天朝的荣耀,直到民国时期鲁迅先生总结为“阿q ”精神,直到今天还随处可见它的足迹:方兴未衰的形象,此起彼伏的攀比,酒宴的奢华丰盛,傲视苍穹的冷漠……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柱香”,或许是国人一脉传承下来的骨气之一。为了这口气,我们可以忍耐良久,我们可以什么都割得下,一旦稍有气候,我们就可以喷薄而出,全然不计后果。天生的,谁也不能低于谁人头一等。
  
  观之历史,似乎强盛的王朝或许与中原无关。秦国是逐渐东渡来的,李唐是从陇西来的,蒙古和满清就更不必说了。李世民针对中原的士族习气深恶痛绝,着力消除其影响:尤其是攀比之风,落寞但仍负虚名,门第之风……康熙对中原的文人相轻,沽名钓誉也是深恶痛绝……
  
  所以,这块土地上,为名所累,死人统治活人也就习以为常了。
  
  所以,为了名,瞻前顾后,彼此比较,就这样违心而又繁累的活着……
  
  6.公德。
  
  最令人沮丧的话题。
  
  若说是发生在这个讲究名声的民族,的确是不可思议。还有一个是稍后说的极端化思维定式,与中庸又是矛盾的。或许,矛盾是自始就有的。
  
  若说好的传统,我们不胜枚举;若说教育宣传,唯恐不胜其力,可就这样荒诞地产生了一个又一个的矛盾……
  
  国庆节的闹剧再次不出意料的上演了。车海里,我们除了向往自己的自由和尽情,还准备了什么?当然,收获了太多的跳骚……
  
  仿佛,为了这个世界我们哪怕作出一点小小的牺牲都是委屈,哪怕作出一点点的节制都是压抑!
  
  是什么让人们如此沉重的活着呢?谁想过?谁又丈量过世界的那些大大小小的距离?或许目的地就在眼前,却变成了天堑,一个又一个的天堑!当科技的杰作在这里彼此倾轧,真是绝妙的讽刺!
  
  或许有一天,我们会幡然:还是自己的双脚快……
  
  杀完了鸟,世纪婚礼千呼万唤始出来了,网上于是又相互攻讦了。其实,良知与关爱都没上场,没有人去拾取,因为它们没有光环,没有使我们去向往的魅力,当然动力也就谈不上了。
  
  繁华的背后,是巨大的落差。视觉的盛宴里,灵魂的思索已经停滞,只剩恨与羡了……
  
  这不过是世俗人情的一道道折射……
  
  7.极端化思维。
  
  我们自古就有“不患寡而患不均”的概念,为此平均曾经是个梦想,也曾经短暂的润泽过人心。
  
  当残酷事实告诉人们平均是原始的朴素的一种梦想而难以为继时,我们必须抛弃它那“干与不干都一个样”诡异逻辑,是啊,人的素质不具备,一切皆是妄谈。
  
  看历史,贵族与民众是对立的,当然没有所谓的中间层。两者基本上是不沟通的,所以,一边肆无忌惮,一边忍气吞声,直到后来就忍无可忍,揭竿起义。然后继续下去的是又一个轮回。赶走了一个,又建立了一个。从来都不曾有过可以有效沟通的途径,不曾有过可以纾解民怨的机制,当万千的怨气集束起来,爆发成一个又一个的屠杀悲剧时,人们还再冠以一定的梦想,甘心聚集于旗帜下为其驱使。
  
  难道,除了极端,真的没有什么了吗?
  
  或许,中庸的思想在这里不奏效了。因为人的欲望是无限的,人的忍耐却是有限的。这个时候,中庸没站出来说话,因为它可以约束个人,但对于群体或许就黯然失色了。资源的剥夺,总会随着自己的惯性而冲破忍耐的底线的。
  
  富就富的极端,穷就穷的彻底。
  
  一讲平均,就满是算盘,易生不平衡心理,样样﹑时时要求齐等。
  
  心,就那么大吗?
  
  80年代之前人们千篇一律,之后却是花样百出。商人的妖招防不胜防,烟花场的开放程度连国外的同行都咂舌,权钱色的合流是那么水到渠成,叹为观止的极端啊……
  
  放到长河里,那点年代,但愿不是个插曲……
  
  漫长的封建社会是我们最大的负资产,当今的丑陋习气无不与它有染。那些潜流在人们心里的黑暗啊,何时才能被彻底荡涤干净呢?
  
  那场革命以简单的外在形式想与历史沉疴诀别,难免冒进了。精神上,却造成了两头被否定的迷失、错乱﹑空白。
  
  犹如我们的母亲河一样,当历史裹挟着泥沙浩荡前行到今天,我们清理殆尽那泥沙了吗?
  
  浩浩几千年,文明的确是一脉传承,自成一体。同时也难免封闭循环代谢之嫌,相对的安逸稳定使得我们有了“故土难离”的依赖性,就像近亲繁殖一样,思想和精神就少了一些新意。
  
  有一篇文章写得也有意思:西方人热桥牌,日本人热围棋,中国人热麻将。因此,西方人讲究团队精神,日本人考虑问题长远,中国人则我不胡你也别想胡。权当笑话吧,却又笑得那么苦涩;反之呢,会有人说我以偏概全。
  
  我们的体育竞技个人项目和团体项目是天壤之差;我们的企业会有竞底情结——降价倾销﹑同类同质化竞争,甚至相互拆台(前不久两个凉茶还武斗);我们的交通问题彰显的不也是这样的情结吗?
  
  所以,我们有了投机取巧,有了关系经济学,有了插队,有了面和心不合,当然也有了皮笑肉不笑……
  
  一路从历史走来,这是我们赖以生存的土壤,我们的城市文明还很弱小,还不足以抗衡残存的乡土文明。看看美国这个移民社会就知道了,制度相对健全,人际之间约定俗成的调节手段很少。正因为移民和历史的短暂才多了一份陌生人之间的顾虑,或许那儿不讲传统,因为那儿少有传统;那儿不说精英,要说是都是,能移民的就是精英吧;那儿不常讲经验教训,创新高于一切,所以技术傲视全球……
  
  所以,不革除那些阴暗,我们注定只能永远走在学习的路上。
  
  再说一下国人的从众例子吧:一个个的考察取经团现象。从理论上讲,谁都能成功;但从实际上来说,并不是谁都能成功。撇下资源的配置不说,就说个体之间的本质差异吧,这块土地最盛行的就是复制,不论是从任何方面,这种不自信的行为还在乐此不疲。经验好学,骨子里那些东西能复制吗?比如思想观念,把握能力,决断谋虑……不靠大城市中国能出第二个华西村?不靠香港中国能出第二个深圳?或许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所以,美国人说的好,不要做第二个某某,要做你自己!
  
  那么,活在别人的影子里吗?
  
  我们骄傲在祖宗的荣耀里,我们沉浸在传统的温室里,我们是那可怜的青蛙,我们逃不出来……
  
  不认知自我,不发掘个性,就这样千篇一律下去吗?然后一处处﹑一代代的复制下去?